唐古拉的眼泪-纳木错

日喀则地区 [!--pingluncishu--]0

唐古拉的眼泪-纳木错

拜会了第一高峰珠穆朗玛,然后串门纳木错。纳木错,一块魔力之地,它流传着更多美丽动人的神话故事,年青唐古拉思念的泪展现藏族铁骨男儿的柔情。那美丽的传说则赋予她恒久而鲜活的魅力。

丫头和蔡姐在前一天晚上就说好要6点30分早起徒步去扎什伦布寺,我爱赖床,除了有日出的吸引, 否则阻挡不了我对醒后赖床的贪恋。在珠峰完全超出我意外的无高反,卸掉那伴随已久的忐忑不安,再无负担,回想起纳木错的蓝晕乎乎的在蓝天之间迷糊过去。
丫头总是最强的,仿佛有用不完的体能, 年轻就是好,总是虎虎生气,在珠峰说走上去就走上去,把环保车都搁在脑后! 蔡姐也是暴走族, 热爱运动的她身材超好,瑜伽更是练就优雅的举止,而成都温润的气候让人心生艳羡,那一张白白嫩嫩的俏脸,年轻不止十岁呢,川妹子的美貌果真名不虚传呢!

队长也说要早去拍香客,于是他们三个就不坐师傅的车子先行。于是我负责暂时承担了会计兼出纳的活,结账后和余下的人坐师傅的车去扎什伦布寺。不过在丫头后来的游记看到,原来她们起晚了,没有徒步,是和队长打车去的,嘿嘿。 而且据丫头的游记还说他们也想逃票, 和队长混在香客中打算混进去, 嘿嘿, 没有成功呢。

在路上基本就是一种不饱也不饿的状态。

结账后,把丫头、蔡姐、队长的硕大背囊一并装车,尼玛大叔真不错, 总是主动帮忙。

扎什伦布寺有5百多年的历史了,依山势起伏兴建,规模宏大,金顶红墙,庄严华丽。据说寺内有经堂50多间,房屋3600多间,大大小小的经堂主殿偏殿和谐对称,高大主建筑群在通透的蓝天映衬下更为雄伟壮观,彰显着岁月的沉淀和历史的厚重。

扎什伦布寺的名声也是顶顶大的,扎什伦布寺是日喀则地区地区最大的寺庙,那是四世之后历代班禅驻锡之地,那可想而知里面的宝贝了。在寺庙的前方有一个很大的广场,很多虔诚的信徒在晨晖中做等身长头跪拜,一次又一次,此起彼伏。有暮年老妇人,有饱经风霜的中年汉子,有容貌娇俏的少女,有稚气未脱的孩童。信仰能给人踏实的感觉,那么有信仰的人是幸福的。


在里面胡乱走,没有章法, 和同伴走散了, 喜欢的就是这种自由散漫。这里比哲蚌寺要人气兴旺些,不时有一群僧人低语走过,老老少少的香客结伴而来,寺庙真是蛮大的,绝对没有沿海庙宇的拥挤吵杂,适度的香客、访者和这里的主人,构成一座有着适度生活气息的庙宇,置身其中也不会觉得自己是一个格格不入的访者, 哪怕对藏传佛教没有很多的认识。

 

就这样很舒服地随意走动,有时撞进大殿, 蹭蹭导游听上一段讲解;有时又寻着那飘动的窗帘走去,迷失在那些山间小路;或者静静坐在石头上看微风中娇嫩的小花,有灿烂开在今朝的,有寂静凋谢在昨夜的,有含苞孕育能量怒放在明晨的,一一摄入镜头,连同自己在清晨的阳光中那长长的影子。

路过一个地方很喜欢,这是两座大殿的一个空隙处,装饰精美的外墙上有一个很Q的小狮子在蹲坐,或者不是狮子,是一个象征吉祥的小神灵吧,而从这里望过去,远处村落在晨雾中影影绰绰,青烟袅袅,而那个小神灵仿佛就是这一派安静祥和的守护者。

在寺庙中难免和许许多多的僧人擦肩而过,初初我是报以默然,因为觉得这些大庙中的僧人对于我们这些花花绿绿的造访者一定是熟视无睹的,我怕我的微笑会遭到视而不见的尴尬,但是每每和面善的僧者迎面而过,一张默然的脸非我本性,于是在扎什伦布寺我试着带着微笑直视他们,我惊喜地得到的是或腼腆, 或恬淡,或从容,但都是真挚的微笑。原来人和人的交往都是这样,哪怕是僧者和毫无宗教信仰的人,只要你报以善意的微笑,你得到的会是对等的回报。

在偌大的寺庙中走走停停,听着那些似懂非懂的宗教故事,偶尔会在殿堂或广场邂逅队友们,聊几句转身又各自散去,喜欢这种适度的自由,有伴但又不会有约束。收到丫头的短信:在哪?我们在门前的广场,就差你了。匆忙赶去汇合。

纳木错路上, 难忘那一曲田园牧歌。从日喀则到纳木错的路上,窗外一闪而过的风景是那么的大气,一片深秋金黄色草甸上, 悠悠的羊群,悠然自得的放牧者,如一幅秋日的油画。两个饱经风霜的藏族汉子,岁月在脸上雕刻了沟壑,而眼睛还是那么的清澈。他们午餐让我艳羡,柔软的草甸,高远的天空云彩如怒放的花朵,吱吱冒烟的酥油茶,抿一小口青稞酒,嚼着香甜的糌粑,还有一个半导体在热烈地放着小曲……

快乐和满足有时候很简单,满足的程度取决于期望度,而我们总是要求太多,所以才会生出那么的抱怨。

在沿路的岩石壁上看到画着很多梯子,我问尼玛大叔为什么,他说藏人相信这些梯子是帮助过世的人到达天堂的,听了我没有再说话, 心底默念着抵达天堂的梯子,抵达天堂的梯子。我也愿意这样相信, 多善良多美好, 有信仰真好。我相信, 那是抵达天堂的天梯。

去纳木错的路很好,都是柏油马路,而且很长的一段都是和青藏铁路并行,路遇几次列车呼啸而来, 本来打算青藏进川藏出的,但是担心卧铺票难买,而硬座是绝对超出我的承受能力,只能早早死心定了机位票,所以能看到天路上的火车也算半了心愿。沿路还看见四五十辆空的军车,整整齐齐浩浩荡荡,看样子是运送援藏物质后空车返回的。觉得空车多浪费汽油,可惜了, 应当统筹规划,有出有进,一举两得才好,否则多不环保呢。纳木措海拔4718米,湖畔没有常住居民,比拉萨(3650米)高了1000多米,据说高反的凶险程度高于珠峰,那天听药店的人说医院10个高反8个来自纳木错, 于是又有一点心有怯怯。

约莫在日落的时分抵达这个我基本认为是海的湖边,蔡姐行动迅速, 英明地定下了板房, 有板房住总比帐篷好。为了追赶落日最后的余晖,我们奔向湖边,天色渐沉,落日如暮灯,狂风肆虐掀起层层浪花冲向岸边,湖水变墨蓝色,深邃无边

纳木错和念青唐古拉的爱情传说是那么的动人,念青唐古拉海拔7177米,山脉白雪皑皑绵延不绝,如同一个忠实的守护者,环抱着纳木错,而纳木措则如一个大气的神女,依偎在念青唐古拉雪峰的身旁。念青唐古拉雪峰因纳木措的依偎而显得更加英俊伟岸,纳木措亦由于念青唐古拉相伴而愈发妩媚动人。他们是这片广袤土地上唯一的主人,相依相守,完美无暇。如果没有念青唐古拉,谁来欣赏纳木错的千娇百媚?如果没有纳木错, 谁来仰慕念青唐古拉的万丈豪情?
插曲关于纳木错的传说
在我回来后还GOOGLE 出这样的一段: 在纳木错北岸约30公里处有一座山叫保吉山,与念青唐古拉山遥遥相望。当年威严峻拔的保吉山常与念青唐古拉山的爱妻——纳木错窃窃私语、缠缠绵绵。生下一个儿子——唐拉札杰。保吉山和纳本错为了不让念青唐古拉山发现唐拉扎杰,把唐拉札杰藏在保吉山以西约6公里处的大坝。奇怪的事,纳木错以北地区无论从什么角度都能目睹念青唐古拉山的尊容,可就是站在唐拉札杰山看不到念青唐古拉山。

纳木错的住宿和餐食条件都优于珠峰,晚餐和蔡姐、队长去了餐厅吃的,还不错 也不贵,寒风瑟瑟吃快食面或者干干的面包实在委屈自己。板房好像是10点就熄灯了, 感觉像大学宿舍。明天就要回拉萨了,行程过半意味着精彩过半,后天就要离开拉萨走川藏线了

西藏不是天堂,但是她有说不清的魅力, 比如现在的我, 对欧洲完全失去的兴趣,对物质也完全失去了兴趣,就是一直冒傻水, 寻思着哪里能倒腾出时间再去藏区混混,中藏毒了,解药在哪里?

钻进睡袋, 无气喘无头痛,甚至听不到屋外的犬吠,让人怀念的好睡眠。可惜旅行结束后不到一个月,我的睡眠质量又开始下降,郁闷郁闷。

调了闹铃, 说好要去看纳木错的日出的。那个天真是冷,那个风真是凛冽, 而冲锋衣也真是好东西,能硬生生把风拒之体外。昨天在湖边看过了日落,今朝就上山吧。

要爬山了,都是水泥的阶梯, 但是到顶的阶梯坏了,要走一段蛮陡峭的土路上去,据说到顶有五千的海拔了,有一点小喘。风非常猛烈,吹着洗尽铅华的经幡哗啦哗啦作响。

念青唐古拉山下的第一缕阳光下,纳木错那绝美的弧度, 跳动的洁白浪花唤醒纳木错和念青唐古拉,相互守望的一天,年年岁岁就这样过了七千万年!

要下山了, 丫头发信说:就欠我们了, 要出发了!

屏息凭栏凝视那微波粼粼的湖面, 传说这风吹皱湖面, 是因为思念.....

 


清晨扎什伦布寺
纳木错的第一缕阳光

微信WeChat线上咨询


中国西藏旅游攻略网微信

Line线上咨询


中国西藏旅游攻略网Line

快速提问


你的旅行想法:
旅行日期:
旅客人数
(年龄在12岁以上):
年龄在2-11岁之间
年龄在2岁以下
姓名:
  • - 性別 -
  • 先生
  • 女士
即时通讯:
  • - 应用-
  • WeChat
  • Line
  • WhatsApp
  • Skype
电话:
* 邮箱:
正在提交中...
24小时内回复
您提供的上述信息将被谨慎地用于旅游安排、旅游创意交流或其他必要的目的。我们永远不会把你的信息卖给任何第三方。

为什么选择我们

  • 24小时内回复

    个性化旅行建议

    报价单

  • 100%定制旅行

    满意保证旅行计划

    灵活出行日期

  • 无忧假期

    私人导游和汽车

    全天候客户服务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