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曲:天路掠影,何处是天堂?

那曲游记攻略 [!--pingluncishu--]0

那曲:天路掠影,何处是天堂?

给这篇文章起名掠影其实很贴切,那原因主要是因为身子被困在铁皮牢笼里,只能发挥眼睛的功能坐在方形的火车车窗前看沿途风光。

   给这篇文章起名“掠影”其实很贴切,那原因主要是因为身子被困在铁皮牢笼里,只能发挥眼睛的功能坐在方形的火车车窗前看沿途风光。

  早上5点多钟,一觉醒来,趴在车窗前向外望去,但见天色微明,朦胧中知道自己正顺着世界上海拔最高的铁路爬上世界最高的高原,心情就有些激动。
    听同行的驴友说,刚刚过了格尔木,算一算时间,知道今天晚上才能到达拉萨,那么整个一个白天,我的眼睛就可以贪婪地尽情观看青藏高原的独特风光了,不免顿时来了精神。其实,在这个高原上,还是一个任心灵驰骋的地方。
    晨曦中,不时看到与铁路并行的还有一条公路,偶尔能看见一两辆汽车正孤傲无人地飞驰着,而且多是一些高档次的跃野车,就知道,那一定是靠轮子行走的驴,心中就生出无名的忌妒。听青海一位进藏办事的同行者说,这便是青藏公路西线。还有一条东线,是走玉树的,海拔没有这里高。西线这条路因为修建青藏铁路运送物资的需要,经过几次大修路况要比东线好得多,这两条路在藏北的那曲就会合了。但是,别看东线那条路有些破旧,那可是文成公主当年进藏的路线啊。
    说到文成公主出嫁我还有些话要说。如果要正视历史并说一句真话的话,1340多年前文成公主出嫁也是被逼出来的政治婚姻。想当初土番王朝在英主松赞干布治理下渐渐走向强盛,为了扩大领土他还曾侵犯过大唐西南边陲,只是唐朝的君王也是一位英主(唐太宗),所以唐、番没有撕破脸皮。
    有的史学家说,因为松赞干布仰慕大唐文明才向唐太宗求婚,这未免拔高了松赞干布的思想境界,实际的情况应该和汉初匈奴向刘邦求嫁公主一样,它是一种被迫的联姻,只是土番的这种求姻戴着一副和亲的面具。请听当时唐太宗与大臣李道宗的对话:
    李道宗是唐初久经沙场的武将,却被太宗用为礼部尚书。当松赞干布的求亲使者禄东赞来到长安求婚时,实在是给唐太宗出了一道难题。太宗对李道宗说:“肤有二十一女,却无一人愿意出嫁,奈何?她们不知道,这一婚事可抵十万雄兵啊!”如果唐和土番亲如一家,或松赞干布对大唐附首贴耳,唐太宗何出此言?再有一个原因是,大唐尽管有能力与土番撕破脸皮发兵去征服,但对付一个地广人稀的高原之国,注定是件劳民伤财的事情。武将出身的礼部尚书李道宗也与他持相同观点。所以,唐王朝还是硬着头皮选择了和亲这条路,尽管有诗人批评说“汉家青史内,拙计是和亲”。
    按族谱,李道宗还是唐太宗的堂弟。当李道宗回家将皇上为公主出嫁犯难一事说出来后,他的一个女儿竟挺身而出要求进藏和亲,这实在出乎李道宗的意外。不过当李世民知道有皇族女儿愿意出嫁时却大加赞赏,下旨封她为文成公主。就这样,中国历史上又一位巾帼英雄诞生了。
    说文成公主是英雄一点也不过分。试想在那没有空调火车,更没有舒适飞机的年代,一位弱女子,尽管有大唐三千军队的护送,但也得经受高原缺氧的折磨。我想,她入藏时,一定是坐着马车或牦牛车,冒着寒风,碾着冰雪,在渺无人烟的土道上行走的。而且一路上过夜都是帐篷,绝对不能有今天的高级宾馆可住。今天,当我坐在新型卧铺火车上,稍有不适还可以吸氧时,才觉出,当代文明到底还是强过了大唐文明。
    在当时,西藏这块地方在中原人的眼中绝对是一块蛮荒之地。不光是语言不通,就是那强悍的民风,一般男人都会望而生畏,何况一介女流。可是我们的大唐女英雄不畏艰险,为雪域高原带去了中原的粮种、畜种、农工医书籍和各种匠人,还带去了经过释迦牟尼亲自开光的佛祖12岁等身像。从此,大唐的物质文明在拉萨落地生根,佛教文化也在西藏发扬光大——精神文明和物质文明终于使土番王朝的文明向前迈出了一大步。
    思绪正飞扬得无边无际时,耳朵却突然听到广播里那悦耳的女播员的声音,火车运行的前方就是玉珠峰站,是昆仑山的山口,海拔4770米。
    昆仑山西起帕米尔高原,山脉全长2500公里,平均海拔5500~6000米,相传昆仑山的仙主是西王母,在众多古书中记载的“瑶池”,便是昆仑河源头的黑海。距黑海不远处是传说中的姜太公修炼五行大道四十载之地。
    火车经过的玉虚峰、玉珠峰海拔都在6000米以上,奇峰婷婷玉立,传说那是玉帝两个妹妹的化身。经年银装素裹,山间云雾缭绕,即使在盛夏六月,依然银装素裹,分外妖娆,形成闻名遐迩的“昆仑六月雪”的奇妙景观。位于昆仑河北岸的昆仑泉,是昆仑山中最大的不冻泉,传说是西王母用来酿制琼浆玉液的泉水,为优质矿泉水。
    昆仑山在中华民族文化史上有“万山之祖”的显赫地位。是明末道教混元派(昆仑派)道场所在地。是中国第一神山。   现在,玉珠峰、玉墟峰已是青海省对外开放的山峰,是朝圣和修炼的圣地,1990年推出昆仑山道教寻祖旅游线路。1992年以后,来自世界各地登昆仑、寻根问祖、顶礼膜拜的炎黄子孙组成的寻根团多达上百个,有的台湾同胞连年在昆仑山修炼,每年达数月之久。还有的人居然带家人进山朝拜,并投资兴建祭坛,十分虔诚。
    关于昆仑山的道教文化,这大约与《山海经》、《穆天子传》等古籍的记载有关。传说穆天子(周穆王)西去就是在昆仑山相会的西王母。这一传说有人说真有其事,有人说它子虚乌有,至今已聚讼数千年了,并且还将聚讼下去。可是当我望着那白雪皑皑的玉珠峰时,心里就想,古时的人们效法道教中的“道法自然”法则,在那终年冰雪的天地里修炼以适应自然环境,着实令人钦佩。由此我又想到了当代一些武侠小说家,弄不弄就造出一个冰天雪地的环境,然后就有那不食人间烟火的奇人在那里修仙得道,济世救人,可能都来自昆仑山的历史传闻吧。
    是渐去渐远的古人神话为这片雪域高原抹上了一层神光,还是今人为这层神光添彩,才把这块原本生态脆弱的地方炒红来吸引游人?
    不知不觉中,火车进入了号称世界海拔最高的自然保护区——可可西里。这是一块8万平方公里的自然保护区,里面生长着藏羚羊、野驴、野牦牛等珍稀动物。为了这些尚存的生灵,筑路大军煞费苦心,每隔不远就要修一个桥梁或涵洞,以便于动物们迁移。人类就应该是这样,他如果独霸这个世界,这世界就不会允许人类生存了,这可能是一种自然法则吧。
    我正胡思乱想着,就听到一位胖女人操着极浓的北京口音喊了起来:看,藏羚羊!于是,人们都争先恐后地挤向有限的车窗向外看去,果然有几只羊一样的动物在车箱左侧的野地里悠闲地吃着紧贴地皮的青苔野草。虽然它的颜色跟田野一样的黄色,但却看得真真切切。这时有人更正说,那不是羚羊而是野驴,原来,野驴特有的标志是,屁股是白色的。
    记得在电视上或画报里,我看到过成群的藏羚羊以排山倒海之势迁徒,心里常常激动起来,真盼望着在这列火车上也能见到这样壮观的场面。可是,直到拉萨也没有看到。原来,这个季节不是这些生灵迁徒的时候,多少有些遗憾。
    火车继续前行,宽阔的高原平地河流多了起来,在阳光的照耀下不时闪着冰碴的亮光。不久,前方出现了像河水泛滥一样的地方,一座大桥横跨其上,广播员介绍说,前方是沱沱河大桥。沱沱河,它便是我国第一大河长江的源头啊!它发源于前方不远处的唐古拉山口西面的格拉丹冬雪山。是雪山冰川所融的涓涓细流,最终汇集成了滔滔江水奔流入海。宏伟的三峡、广袤的江汉平原、风景如画的江南水乡,谁能把它们与雪山联系起来呢?
    在藏语中,“格拉丹冬”是“尖尖的雪山”的意思,从车窗向右前方望去,果然看那雪山的山尖是尖尖的,不过可不是一个,而是几个。这时我却感到,那雪山比起丽江的玉龙雪山来,一点也不高大,只是在高原上的远方冒出了几个尖头。细想一下我所处的位置本来就高,从高看高,效果一定是如此。
    过了唐古拉山口就进入了西藏境内,明显地感觉出火车逐渐走了下坡。过了安多,火车就顺着一条河流在走,河两边是宽广的湿地,这便是藏北最着名的那曲湿地。湿地里,不时可以看到成群的牛羊和散落的藏民居住点。广播员介绍说,那曲湿地是西藏冬虫夏草、藏红花、高山雪莲的主要产地。为了保护这块地方,政府已明确规定,不许任何人进入到这里采集,只允许专业人员有计划地收采。人们知道,独特的地理环境才有独特的物产,是一定的海拔高度、一定的湿度养育了它们,最重要的是要求人烟稀少——看来,人类是这种天然环境的大敌了。
    尽管有严厉的法律,可我们还是痛心地看到,偷猎藏羚羊的汽车仍不时在可可西里出没,偷采藏药的事也时有耳闻,人类的贪婪随着天路的开通而泛滥,能不让人担心这世界上最原始的一片土地吗?
    列车的播音员说,在修建青藏铁路时,为了那曲这块湿地不受半点损失,铁路都尽可能地建成高架桥梁。在一处叫做“古陆”的地方,是那曲的一处重要湿地,一座桥梁的桥墩所占的地方,筑路工人们都小心翼翼地把草皮成块成块地起走,并保持完好地运到湿地边缘重新铺上,还要盖上草帘子养护直到成活。经过统计,工人们为了桥墩所占的湿地,共移走培育成活了80000平方米的草地!成活率都在百公之九十八以上。这确实让人感动。有资料显示,为了这条铁路,仅环保国家就投入了12个亿,那可是修建一个中型水电站的钱啊!
    在斜阳的余辉下列车越过念青唐古拉山口,不久就到了羊八井火车站。羊八井是西藏最大的地热电站,据说拉萨市三分之一的电力是从这里发出来的。真没想到,在这海拔4300多米的高寒地区,竟有如此大的地热温泉。据专家测算,地热总装机容量可达15万千瓦。
    晚上快20点的时候,火车终于钻出了大山,美丽的拉萨就在眼前了。于是我回望走过的“天路”,思续却在无边无际地驰骋。
    这条世界海拔最高的铁路有如下值得骄傲的数字:   格尔木至拉萨,全长1142公里,总投资330亿元人民币,环保投资超过12亿元;   这条铁路在海拔4000米以上的路段有960公里,建在常年冻土层上的路段有547公里,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线路最长、穿越冻土里程最长的高原铁路;   格尔木至拉萨段的铁路共计架设桥梁280余座,7000多孔,除传统的跨江河桥和跨公路桥外,青藏铁路还增加了环保、冻土通道、野生动物通道及穿越湿地沼泽等各种功用不同的桥梁,总延长近160公里;   全线32项重点工程累计完成路基土石方8000余万立方米,大小隧道7座,总长约10公里,涵洞完成3.8万横延米。   中国铁道部的官员说,青藏铁路高达330多亿元人民币的建设投入以及后期的管理投入成本,很难在短时间内收回,青藏铁路客运和货运都将长期亏损运营。
    但是我们又看到,因为有了铁路,进入西藏的游客蜂拥而来,拉萨人满为患,进入布达拉宫要提前预约。于是各种酒店如雨后春笋,空调、洗浴、桑拿、餐饮等如内地一样应有尽有。各种旅游车一辆接一辆地每天都穿梭于几条热线上。同时我们又看到,西藏人的交通工具不再只是骑马了,而是有了高性能的摩托车……
    所有这一切,都是人类为了改善生活质量而做的努力,而且这种追求高品质生活的努力永无止境。我们看到,人类为了更好地生存,为了舒适,为了过上天堂一样的生活,拼命地改造自然,改造环境,拼命地向大自然索取——为此,我们人类为自己大规模改造自然的能力而自豪,而骄傲。但是,所有这一切是喜还是忧呢?
    记得一位世界着名科学家说过这样让人心惊内跳的话:人类自从脱去一身毛钻进山洞那一天起,就走上了一条与自然法则相悖的不归路!这是不是危言耸听呢?
    世界上一些自然主义者提出,人只是大自然的一部分,人类只有不断地改造自己,使人类适应自然,那么才不会与自然法则相悖;反过来的话,人类改造自然,让自然适应人类,那就是与自然法则相悖了。因此,他们提出这样一条结论:与自然法则相悖,总有一天人类会把自己毁灭。从眼前利益看,人类的个体延长了寿命;可从长远看,整个人类的生命却是极速缩短!   有的学者根据人类发展史提出了一个全新的、让人瞠目结舌的结论。从原始人类到有文字的文明人类,大约有漫长的十万年的历史,地球环境变化不大,所有的资源都保存完好;从有文字以来到现在,只有五千年,地球上的资源就消耗殆尽。而自1640年英国资产阶级革命以来,短短的三四百年间,人类破坏自然生态的速度更加加剧。科学技术的进步以几何方式发展,生态环境也呈几何方式被破坏。
    最近,联合国组织一些学者对全球环境进行第四次评估,得出的结论是,地球上的资源只够人类使用三四十年了。为了能源,有的强国把眼睛盯上北极;为了淡水,有的国家把眼睛盯上了南极冰川;更有甚者,有的国家还把眼睛盯上了月球、火星……
    总结我的思绪,有这样一个疑问始终在我心中挥之不去,人类能营造一个天堂吗?即使造出来又能坚持多久?     (火车过那曲湿地)     (那曲湿地风光)     (在火车上看窗外风光)
上一篇:那曲游记
下一篇:感受那曲赛马节

微信WeChat线上咨询


中国西藏旅游攻略网微信

Line线上咨询


中国西藏旅游攻略网Line

快速提问


你的旅行想法:
旅行日期:
旅客人数
(年龄在12岁以上):
年龄在2-11岁之间
年龄在2岁以下
姓名:
  • - 性別 -
  • 先生
  • 女士
即时通讯:
  • - 应用-
  • WeChat
  • Line
  • WhatsApp
  • Skype
电话:
* 邮箱:
正在提交中...
24小时内回复
您提供的上述信息将被谨慎地用于旅游安排、旅游创意交流或其他必要的目的。我们永远不会把你的信息卖给任何第三方。

为什么选择我们

  • 24小时内回复

    个性化旅行建议

    报价单

  • 100%定制旅行

    满意保证旅行计划

    灵活出行日期

  • 无忧假期

    私人导游和汽车

    全天候客户服务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