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来古冰川--遥远和再见之间的地方

然乌湖 8070

行走来古冰川--遥远和再见之间的地方

来古,是听过就会让人不会忘记的名字,它的意思是“隐藏着的、世外的”。来古冰川,是西藏已知的面积最大和最宽的冰川,是美西冰川、雅隆冰川、若骄冰川、东嘎冰川、雄加冰川和牛马冰川六个冰川的统称。

        因为有个村庄名曰来古村,于是村庄背后的冰川被称为来古冰川;因为有座冰川名曰来古冰川,于是冰川前面的小村庄被称为来古村。没有人去追究这两种说法孰真孰假。
  因为,从来就没有人能够回到过去。


来古冰川图片
  
    来古,是片记忆的禁土,只有干净的大脑才配去翻开属于来古的羊皮纸……

  七月伊始,我用黑色记号笔在台历本上写下粗粗的“藏季”,背着大包又一次踏上了去成都的火车……

  我们始终在流浪,为太阳最初的照耀,为族人更久远的神庙,为天空更深邃的蓝,为彩虹诞生的源头,或者为某个不明了的缘由。直到某个下午邂逅这个叫做然乌的地方,暂时停留下来,因为惊鸿一瞥时然乌湖的秀丽和宁美,更因为这里有一个冰川,叫做来古。

  来古,是听过就会让人不会忘记的名字,它的意思是“隐藏着的、世外的”。来古冰川,是西藏已知的面积最大和最宽的冰川,是美西冰川、雅隆冰川、若骄冰川、东嘎冰川、雄加冰川和牛马冰川六个冰川的统称。


来古冰川图片1

  七月应该是雨季,却反常的久旱。犀利的阳光穿透经年的坚冰,磨去冰晶天成的棱角,融化成水滴,汇作滔滔奔流,奔泻而下,淹没曾经的公路,淹没黄色的土壤和绿色的草场。蛇一样的然乌湖,肆无忌惮地延伸着它的触角,直到抚摸到高山的胸膛,直到湿地失去了颜色水草回到母亲的怀抱。太阳对这块土地过多的恩宠,平添了来古的遥远而神秘,更多的是难以企及。

    等待一天后,两点时分,我们终于坐上了小镇最勇敢的吉普车2020前往那片静谧却诱惑满身的雪国……沿然乌湖畔的土路向察隅方向行大约两公里,一片汪洋便占据了我们视线的全部。我不由得倒抽一口凉气,默默无言,小吉普却开足马力嘶鸣着勇敢地向前,像一叶承载着希望的方舟,风萧萧地奔向大海。车不紧不慢地驶入冰凉浑浊的水世界,黄色的水平线一点一点地涨高,忽然想到将自己的生命交给大海的背影,那个背影背负着多少的勇气,而此刻我们的心却奔腾在山颠,又惊又跃。


来古冰川图片2

  随风而舞的湖水淹没至引擎盖,荡起的水浪将挡风玻璃洗刷得透亮,身边的人们开始大呼小叫,我们的屁股也被扔得上下腾挪,而穿着西服的河南籍司机却始终凝然自若,紧闭双唇,踩死油门,飞速旋转着方向盘,在貌似混沌的水域中追溯着曾经的道路,他俨然成了一行人的精神领袖。轰鸣声水声尖叫声笑声歌声……包括声波,世界都在颠簸,我的嘴张成“o”型,看着周遭惊讶的不安的镇定的高反的人,看着车后跟随而来诚惶诚恐小心翼翼的两辆来自云南的自驾越野车,想象水下四驱压出的深刻车辙和柔美水草,一切恍如梦中。

    汪洋终于渐行渐远,小吉普喊着号子昂首奔上了湿地,车内也是一片欢呼。回首那片此时有彼时无的水域,仍是心有余悸。

  七月,是藏区鲜花盛开的季节,而怒放在湿地的,除了粉红粉黄粉紫粉白的鲜花还有朱红的砾石,赫黄的大地,葱绿的小灌木以及天空在一切有水的地方倒影出的幽冥蓝湖水蓝。湿地,云集了世间所有的关于颜色的元素,是色彩的天堂,只需要一眼便轻易地俘获了你贪婪的眼睛。在纷繁的色彩面前,我不知所措了,不知道该把我的目光聚焦到哪里,好像一个贪嘴的孩子,守着一个漂亮的蜜糖罐子,不知道该从哪里下口。


来古冰川图片4

    这个时候,忽然就见到了冰川,在遥远的前方。那身骄傲的不可一世的银白,寒光凌冽,赤裸裸地接受着阳光的审判,自从千万年前的某一天它用肩膀挤开大地的裂缝隆然屹立起来后,这个姿态就不曾改变。一瞬间,风凝固了,云凝固了,天空凝固了,时间也凝固了,我的目光永远地冻结在那身银白身上,仿佛穿透了那千万年无边的寂寞。如果不是矫情,很想用“感激涕零”这个词语来形容自己每次突然看到雪峰时的心情,那时的心质单纯地只有感激。原来这个世界上能打动人的,不是伤痕和苦难,而是突如其来触手可及的幸福。

    司机说,那是来古冰川,它的下面便是来古村。

  那看似不太遥远的距离远远超出了我的耐心,它的银白凝结在了我的瞳上,所以广阔的旷野、挺拔的高山、悠闲的牦牛、壮硕的骏马、忠实的牧犬都不曾在我的视线里停留半秒,我是它忠诚的情人,正奔赴着一场等待太久了的约会。

    风在路的尽头忽然虎啸龙吟般地驰骋起来,巨大的鹅卵石堆砌出来一片天然的石场,它们浑圆的躯体让我忍不住去追究那些搬运它们来这里的力士,这里是神废弃的花园还是神曾经的道场?

[Page]    上到鹅卵石的顶端,我看到了一个湖泊――冰川的冰碛湖。湖水因为那些随着冰川崩裂带来的泥土石块而浑浊不清,但湖面却漂浮着至清至洁的浮冰,如同暗夜里盛开的白色昙花,在融化前点亮浑黄的湖水。冰舌与湖水接壤的地方,我看到了那慑人心魄的蓝,幽幽诉说着它的故事。某天被风吹到这上空,变成水滴变成雪花,跳着舞蹈从几万英尺的地方降落下来,和千千万万的雪花凝成粒雪凝成冰晶凝成冰凌,阳光和地球引力让它们的生命又恢复了活力,虽然很慢很慢,可是涌动的力量却从未停止过。直到它们成了很老很老的冰,过了很长很长的时间,再见到阳光的时候似乎却面临一个绝境,而断裂的声音才最终成就冰到水的重生。很想走到冰舌那里听听冰川的断裂,仿佛婴儿出生时的哭泣,那是冰川躯体的复新,就像壁虎的断尾再生。

    可是这里却几乎是无法停留,风足足可以把我带向冰川那里去,于是继续向腹地深入去。

  又有了路,而且是可以过车的桥,由五六根粗壮的树干并排着跨在冰水奔腾的小河上,水势大的地方,桥也在水下。渐渐的,还有了经幡、青稞地、牛棚、晒青稞的架子以及当地人的身影。旱季来的时候这里有一个如碧的湖泊,仿佛一汪仙女的眼泪,可现在,我们看的是另一个浑潭。造物主的魅力就在于,他创造美好的东西,但是美好的东西并非时时美好。当美好出现时,人们视它如神迹,如造物主的恩宠。过一道栅栏,便表示我们进了来古村。

    耳边忽然寂静下来,除了风的呼啸声。所有的人都似乎从人间蒸发,只剩下来古和我,我的脑海涌动着两个字:天堂。

    这里是风的故乡,通晓风语的人能明白风在你耳边的私语,它让你的心如同高山湖水一样澄净透明。风带来的还有翻滚的麦浪,四周都是,远处也是。常常会想像穿行在法国农村的麦地,风将麦子刮向两侧,为迷途的游子留出一条归家的小路,麦浪,我执著热爱的风景,其实是漂泊者的精神家园。远远地可以看见青稞地里有勤劳耕作的农妇,她穿着蓝色上衣,戴着粉红色的头巾,胸前挂着项链,亮丽的颜色是绿油油的麦田里的一道风景线。那一定是个质朴美丽的藏家女子,即使在农田里也要着上鲜艳的衣裳。有一个身着民族服装的妇人背着一袋干草路过,寒暄几句,归于忙碌。麦浪、妇人、劳作,像是一幅挂在长廊的油画“麦地里的女人们”。

    麦子一起翻滚的方向便是来古冰川中最雄壮的雅隆冰川。我们给了它一个中西结合的名字:“神的哈根达斯”。生成于岗日嘎布山东端的雅隆冰川长达12公里,它从海拔6000多米的主峰,一直延伸到海拔4000米左右的来古村边。雅隆冰川的中碛黑白相间,白的是冰,黑的是泥土和石块,呈S型均匀地相间,这群久别冰淇淋的人忍不住便想到了美味的哈根达斯,便和它开了个玩笑,但是也只有神才有福消受了。经幡猎猎,云卷云舒,天高野阔,思绪飞扬,不远处那独特美丽的雅隆冰川,浑身散发着诱人的光芒,似乎那S形的曲线是神殿的阶梯,它的尽头是冥冥中神的住所。风在我耳边说,去吧去吧。我的好奇心强烈地谴责着自己没有带上宿营的装备的懒惰,说着,下次再来吧。

    来古村大约七八家人家,据说家家养了藏獒,受了这样的威胁所以我们不敢下到村里看看。

    有个小男孩从村里走了上来,大约八九岁,我远远地看见那个鸭舌帽下黑乎乎的小脸和洁白的牙齿,他是笑着走过来的。走到我的跟前,小男孩停住了脚步,望着我。我和他说话,问他多大叫什么名字,他不是很明白的样子,也许还没有上小学,不太明白汉语。他盯着我的相机,一个劲地笑,我指指相机,指指他,问他可不可以?他点点头,接着笑。于是拍下他笑的样子,光线太强,让他站到迎着阳光的一面,再让他脱下帽子,他都一一地做了,很配合而且始终微笑着,露出他好看的牙齿。我给他看了液晶里面的照片,问他喜欢么,他仍旧是笑着点点头。然后朝我们挥挥手,说着再见回村子去了,边走边回头,笑着,挥着手。我没有给他钱,也没有给他文具,因为他没有向我要,不像刚进来古村上遇到的孩子,老练的动作和世故的表情一下子就将自己的小口袋塞满了文具和零钱。而他为来古村的孩子重新赢得了我的尊重。

    司机过来催我们离开,冰川还在融化,湖水还在上涨。

  忽然发现,我的眼睛从未如此贪婪,我的脚步从未如此不愿意离开。如果我身体的某一部分可以寄存在来古,我希望是我的眼睛和灵魂。

    离开的路上,我不曾回头望。两个小时的约会太短促,我宁可它忘记我而不再等待我,因为我没能带给它什么,但我会永远记得它的模样,因为它给我的太多的情怀。

  天色倏忽就暗了下来,远处的碧空晴天成了忧郁的深灰蓝,那是大漠的颜色,是不是它也有些不舍?我们离开后的孤单?虽然遥远,但不会说再见,沉睡吧,来古,直到我再次将你唤醒……

    行:
  走川藏线有从昌都直达八宿的长途汽车,到达八宿后包车150-200元抵达然乌。然乌镇几年前只有一个驻扎的军营,近年随旅游业发展成为长约500米的小镇,分布在川藏线两旁。包车去来古冰川很方便,随时都能够找到车。自驾的路线也很成熟,一路到来古村都有村修的公路,路况较好;但在雨季时,冰川消融然乌湖大面积涨水,只有镇上仅有的几辆本地吉普车能够涉水去来古,不推荐自驾车辆单独前往。旱季包车200元,雨季包车400元。然乌到米堆冰川可包车。然乌到波密包车800元,也可沿路搭车,每天下午六点左右有从成都出发去拉萨的长途卧铺汽车,到波密50元/人。
  
  住:
  然乌镇目前尚没有网吧和酒吧,但依湖而建了许多旅馆。强烈推荐最靠近波密方向的一家湖景旅馆然乌山庄,房价标间六十元。房间按藏家装饰,有卫星电视,有热水,以湖为邻,听湖而眠。熄了灯,让自己沐浴在夜色下的然乌,世界寂静得仿佛回到远古。
  
  吃:
  然乌镇上以川菜馆为主,但价格较贵。
  
  注意事项:
  
  1. 高原地区氧气稀薄,不要做剧烈运动;紫外线强烈,注意戴墨镜擦防晒霜防晒;
  2. 雨季去来古冰川宜早去早回,下午三点水位最高,水中行驶危险;
  3. 来古村门票十元每人;
  4. 来古村风大,游客宜做好防风措施;
  5. 村中家家户户养有藏獒,无向导带路,不要随便进入村庄;
  6. 然乌往来古冰川一路没有手机信号;
  7. 欲徒步往冰川者须带足够的水、食物、气罐及御寒物资。

然乌湖相关问答

  • 问:上海坐火车到西藏多长时间?
    答:上海坐火车到西藏全程需要47小时34分。Z164次火车起始站是上海,终点站是拉萨,20:10从上海出发,第三天19:44到达拉萨。...
  • 问:夏天西藏气候怎么样,应该穿什么衣服?
    答:与内地其他城市相比,西藏的夏天实在是清爽的不像话。白天日照下气温基本都是在二十五度左右,一到晚上就降到十度附近,温差非常大。白天...
  • 问:从山东到西藏坐飞机多长时间?
    答:山东青岛有到西藏拉萨的直达飞机,青岛飞拉萨的航班号西藏航空TV9912 空中客车 A319(中型)的飞机16:50从青岛流亭国际机场T1起飞,经停长沙,23:25...
  • 问:藏族的过林卡是什么意思?
    答:藏族同胞的过林卡其实就相当于我们的野炊,只不过他们更有民族特色和宗教意义。过林卡是藏族最普遍的休闲娱乐方式,家人和朋友相聚在一起唱歌跳舞...
  • 问:拉萨的物价怎么样?
    答:由于拉萨相比内地地处偏远,自身物产也不够丰富,很多东西都只能从内地运来,加之路况问题,运输难度较大,所以物流费用相对较贵,日用品什么的物价较内地也就要...
  • 问:湖南去西藏要多久?
    答:从湖南长沙搭乘直达飞机去西藏最快,长沙飞拉萨的航班号东方航空MU9731 机型:737的飞机12:00从长沙黄花国际机场T2起飞,经停昆明,18:05到达拉萨贡嘎国际机场...

微信WeChat线上咨询


中国西藏旅游攻略网微信

Line线上咨询


中国西藏旅游攻略网Line

快速提问


你的旅行想法:
旅行日期:
旅客人数
(年龄在12岁以上):
年龄在2-11岁之间
年龄在2岁以下
姓名:
  • - 性別 -
  • 先生
  • 女士
即时通讯:
  • - 应用-
  • WeChat
  • Line
  • WhatsApp
  • Skype
电话:
* 邮箱:
正在提交中...
24小时内回复
您提供的上述信息将被谨慎地用于旅游安排、旅游创意交流或其他必要的目的。我们永远不会把你的信息卖给任何第三方。

为什么选择我们

  • 24小时内回复

    个性化旅行建议

    报价单

  • 100%定制旅行

    满意保证旅行计划

    灵活出行日期

  • 无忧假期

    私人导游和汽车

    全天候客户服务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