徒步藏北当惹雍错

那曲当惹雍措 [!--pingluncishu--]0

徒步藏北当惹雍错

当惹雍错的清晨有些凉意,一抹曙光照在群山尖上,湖面白茫茫的,空气极其澄静,穿过六、七十公里宽阔的水面,可以清晰眺望到湖对面达尔果神山的雪峰。 沿湖而行,长浪不息,连

  当惹雍错的清晨有些凉意,一抹曙光照在群山尖上,湖面白茫茫的,空气极其澄静,穿过六、七十公里宽阔的水面,可以清晰眺望到湖对面达尔果神山的雪峰。

  沿湖而行,长浪不息,连绵到目之所极处,湖水清澈异常,无数美丽的石子五色杂然,铺满湖水深处,可望而不可及,就像年少时曾有的梦想。我随意捡拾着湖畔的小石子,咸咸的湖水蜇得手上皴破的伤口一阵阵刺痛。

  水边赫然见到一只大鹰的尸体,被湖水冲刷着,从头至尾有两尺开外,黑色翅膀蜷缩着,展翅时当在一、两米宽吧!很明显是坠死于湖中,大概因为湖水盐分很高,不易腐烂,不知漂浮了多久,终于被波浪送回岸上。这雄壮的猛禽在雪域高原上罕有天敌,昔日想必也曾是圣湖上叱咤风云的霸主,翱翔九天,如今却只留下一团乱羽而已。望着鹰尸上雄风犹存的长长铁翅,我没有碰它,就让这昔日的雄鹰在这圣湖边安静的解脱凡尘吧!


当惹雍错湖  

  忽然想起,这里自古也有湖中怪兽的传说,据说怪兽常常在清晨出现,当地人不敢靠近,只是远远的见到过。也许是人迹罕至的缘故,很多年也没什么确切证据;考虑到传说的古老,也许并非空穴来风——神秘的藏北高原,不知道有多少自然奇迹隐藏在这里。

  走累了,靠在卵石滩上,浪花时而溅上身来,静闻涛声明灭,闲看云卷云舒。太阳在水面上反射出一条耀眼的金光,波光闪动间宛如有生命般跳动。

  望着水天深处达尔果雪山的皑皑神峰,坐得久了,浑浑然物我两忘,天地间静悄悄的,只有哗哗湖浪冲击在碎石滩边,亘古不变的旋律,让人感受着永恒和面对永恒的过客的悲哀和无力。记得有人说过,在拉萨的大街上,晒着太阳发呆,是件很悠闲、幸福的事;而我在这人迹罕至的圣湖畔,夕阳下无所事事的闲坐,不就是天堂一般了么?

  将近八点时夕阳沉入山后,山影暗淡了金色湖光,大地沉寂下来,浮动的思绪也渐渐安静。

  天晚了,我该回去吃饭、睡觉,可是我更想留在湖边,看着它,一起呼吸、冥想。短暂的生命和永恒自然的相通,也许此生只有一次机会和当惹雍错相遇。佛说万物皆有缘才得相见,那么我千里跋涉到这里又是什么样的缘起呢?命里注定吗?这些天的辛苦劳顿只为与神湖一面,当我恋恋不舍地离去时又有了什么变化呢?碌碌凡生,茫然无解。

  村里的日子

  两位老师去乡政府和县政府了,把宿舍的钥匙留给我,还有些外面带来的土豆、洋葱和大米可以取用。我每天洒扫屋子,用牛粪炉生火做饭,在村口水塘边和妇女孩子们一起洗衣服,去湖畔溪边打了水,和村里人一起背着几十斤的水桶,慢慢走回来。真没有想到我旅行到传说中的当惹雍错湖畔文部村,居然会住下来,过起安闲的生活,幸福和满足,宁静和善良,安祥和美丽,多彩多姿的旅行!

  村里人踪寂寥,在寂静的小巷流连,金色阳光洒在房屋上,给村庄披上了古色古香的意味。村里还有一座古庙可以造访,我推开虚掩的木门,见小院里两个白发僧人正在端坐诵经,见我施礼问好,很和蔼地点头回礼。一位花白胡子老僧人缓步出来,笑眯眯地把腰里的大钥匙向我晃了晃示意,领着我到大殿门前,费力地慢慢弯下身子打开佛殿大门。我整整衣冠,把帽子摘下塞进衣袋,轻手轻脚地跟在老人身后进了殿堂。

  佛殿约有两丈多宽,三丈多长,阳光从一排天窗射入,照在几尊佛像身上,亮堂堂的,正中是一方香案,老僧上前取了酥油灯盏,点着供在佛前,神情庄重地上了香,回身示意我围着香案转转;我依言绕了三圈,神情肃然。随后老人坐到一旁蒲团上做功课,念经敲鼓,由得我自便。

  我上罢香火钱,绕着殿堂观赏。供奉的金身佛像只有一尺多高,很精致。殿堂中间香案上方披挂着五彩经幡等物,飘飘垂下,映着日光。四周墙壁上绘满壁画,多有经变图等等。

  供桌前摆着长长一排铜酥油灯,在暗影里闪闪发亮,我看得心动,厚着脸皮拿起一个酥油灯向老人示意。老僧人起先以为我要进香,便取出火柴来递给我,我费尽心机地比划着示意:想要带走一个酥油灯作纪念。老人仰头听着,好一会儿才算明白了,略显踌躇后便宽厚地笑着同意。我大喜,鞠躬道谢,然后小心翼翼地把一个注满油蜡的灯盏揣进怀里。

  瞻仰已毕,老僧人领着我出来,返身锁好殿门,步履缓慢地走出小院,我扶着他慢慢下台阶,心里有点内愧:老人这么大年纪了还要为我的小小念头而劳累。离别时,慈祥的老僧人操着含糊的汉话告诉我他的名字。

  圣地穷宗山

  离文部村二十公里的穷宗是一座几十米高的石山,方圆百十米,青灰的岩石在高原的烈日下映出浓厚黑影,如一匹史前巨兽,蜷伏在湖边饮水,又仿佛静默守护着高原圣湖,无言的见证着历史沧桑。

  这里是一千多年前的古象雄王国遗址,那里至今都是藏族人心目中的圣地,人们跋山涉水来到这里转山,然后心满意足地踏上迢迢归途。山脚悬崖下还有天然形成的狭小石缝,赎罪的人们常常蜷曲着身体艰难地钻过去,希望用这种方式洗净自己的罪孽。

  山坡下蓝色的湖水泛着粼粼波光,深邃若梦。山上到处都刻着藏语的密宗经文,像一件疏落的外衣披在古老的古迹上。山路高处的平地上盖着几间修行人的小屋,山崖上有几处据说是千年前象雄古国的废墟,层层石块叠起,迎着高原的罡风,坚忍不拔的永恒静默,破败的残墙在日光下象征着时光的无情印记。

  路边的岩石上有很多宗教神迹,有的印记是高僧足迹等,确乎是天然形成的一般,深深印在岩石中,透着坚忍执著,沧桑久远。转山的人们静静走在千百年来无数转经者踏过的崎岖小路上,坚定,从容。也许有人会怀疑他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但是谁又能真正了解这些高原的主人,又有几个人真正明白自己的作为呢?

  早年间,中原人也曾有这样虔诚的信奉者,为了朝香或者还愿,千辛万苦,餐风饮露,风尘仆仆地行走在山路上。现在这样的朝拜者在中原早已无影无踪了,取而代之的是万丈红尘,追名逐利。

  很多人觉得现代文明是人类的进步,西藏的朝拜者不过是历史的活化石;经过多年旅行见识,我渐渐感受到文明的多样性,虽不敢断言什么,却越来越相信,现代文明和古老的文化看起来彼此冲突,却经常只是一枚硬币的两面。眼前纷杂不一的条条支流,从更高的山顶看去,将逐一合为浩浩荡荡的文明之河。

  离别

  几天后,欧珠和平措两位老师终于风尘仆仆地回来了,进了屋就夸奖我把宿舍收拾得很整洁。当晚我做了一顿洋葱炒土豆片的晚饭,两位老师吃得兴起,向我建议说:“为什么你不多住几天呢?干脆再住三个月,给我们做饭,年底发给你工资,然后和我们一起回拉萨!”

  我只能笑着叹气——我何尝不想多住些天?但是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明天就该离开这片净土了。

  夕阳正浓,把满天云彩染得通红,好像在放着焰火。附近几座雪山也被涂上了浓浓的红黄色,像火焰山一样,村落笼在道道晚霞中,如藏族传说中的香巴拉圣地一般。

  我置身这如火如荼的美景里,望着遗世独立的高原圣湖,满怀离别眷恋。平日里喧哗尘世,人情浮动,不得静心;这几天远离尘烟,神闲心寂,美好时光如离弦之箭一去不返,心中泛起隐约的惆怅——也许永远都会意犹未尽吧。

  碧蓝的湖水因为天空的几片浮云而泛出一层灰暗,好像圣湖的心情也在为离别而惆怅。再见了,美丽的当惹雍错!再见!古老的文部!

微信WeChat线上咨询


中国西藏旅游攻略网微信

Line线上咨询


中国西藏旅游攻略网Line

快速提问


你的旅行想法:
旅行日期:
旅客人数
(年龄在12岁以上):
年龄在2-11岁之间
年龄在2岁以下
姓名:
  • - 性別 -
  • 先生
  • 女士
即时通讯:
  • - 应用-
  • WeChat
  • Line
  • WhatsApp
  • Skype
电话:
* 邮箱:
正在提交中...
24小时内回复
您提供的上述信息将被谨慎地用于旅游安排、旅游创意交流或其他必要的目的。我们永远不会把你的信息卖给任何第三方。

为什么选择我们

  • 24小时内回复

    个性化旅行建议

    报价单

  • 100%定制旅行

    满意保证旅行计划

    灵活出行日期

  • 无忧假期

    私人导游和汽车

    全天候客户服务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