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藏之行---林芝的巨柏林

巨柏林 7960

川藏之行---林芝的巨柏林

也许只有到了林芝的八一镇,才能真正的感受到:在西藏打的的好处。虽说八一到目前为止,只是个镇,可镇周遍的范围,却着实不小。

    也许只有到了林芝的八一镇,才能真正的感受到:在西藏“打的”的好处。虽说“八一”到目前为止,只是个“镇”,可镇周遍的范围,却着实不小。“镇”上没有公交车,却有很多的出租车,这也是其他西藏地区的“镇”所在地,无法比得上的。在旅店边上的小吃店中,完成了早饭。也不打探去“巨柏林”的行走线路,小惠就先跨出店门,伸手拦车。一辆“的士”很快的驶过来,停在了店门外。一问价,小惠很满意。于是就招呼大姐和我,赶紧上车出发。原来,昨晚在坐车回旅馆的路上,坐在司机旁的小惠,已经在闲聊中,向那位“的士”司机,咨询了行情。故而去巨柏林的的士价格,心中早就有了个数。别看还是个“丫头”,其实早就是个户外旅行的“老手”了。不然,大姐怎么会让一个娇滴滴的姑娘家,陪她出游走西藏呢!看来敢“单骑”走西藏的妹妹们,都是有“几刷子”的。

    二十来分钟的时间,“的士”就停在了巨柏林的售票处前面。收了二十元的车费后,司机还热情的留下了手机号,让我们返回时备用。看来,在西藏林芝开出租车的四川司机们,都有良好的职业素质,感染了西藏民族固有的淳朴。当然,这和一个地区的管理制度,也有着很大的关系。

    “巨柏林”的门票价格是十五元。从验票口进入,初看这个名声在外的柏树博览园,并没有发觉,和普通的公园有多大差别:一般的花草,一般的小路......可是,当第一棵大树矗立在我眼前时,我感到了自己内心的诧异。

    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大树:站在它的树栏边,要把头仰到极限后,才能看得到它的树冠顶端;整个树身,有好几个树杆组成,而树根,却只有一个。围栏外的铭牌上,注明了树的高度和“年纪”,还有最粗树干的直径。看着一块石头铭牌上,明确的标着“柏树王”的字样,使我不由得想去认真的打量这棵大树。并努力的在自己的心里,印录着这棵有着王者风范的千年树柏树的形象。然后,才开始用镜头,去摄录树王的全部身形。公园的管理者们,把这棵树王前面的空旷平地,设计成了一个花园的小广场。为了对镜,我在这个小广场上,不停的来回转圈。几乎走到了每一个距树王最远的广场拐角,还一次又一次的举起相机,查看镜头。却始终没有能寻到一个最佳位置,让整个树体,全部进入我的镜头。

    最后,只好将就着,削去了树冠的顶上部分,才算为树王,留下了一张不太完整的靓影。心有不甘的我,在完成了这张只有三分之二身影的“全身照”后,又走到了树王围栏的外沿,把相机镜头,对着被树冠挡住的天空,按下了快门。当时的目的,只是想把没有进入“全身照”的那一部分树冠,补摄下来,以弥补不完整的缺陷。谁知用这样的“特技”,摄下的树冠,在相机的液镜面上,竟成了一片小树林。这样的结果,无疑使我惊奇得合不上嘴了!

    为了几张“柏树王”的靓照,弄得有点汗津津的我和大姐,不约而同的想歇息一下。看着还在忙呼的小惠,就在树王的围栏边上,连看带歇的等她忙完。谁知这一下,可又让我们有了新的发现:原来柏树王的围栏周遍,那布满了经藩的小坡地两边,各有一条隐匿在树丛中的登山石阶道,可以让游人登临。看到有几个比我们先到园里的观光客,正在相互招呼,叫喊着“走山”的“行话”,沿着左边的山阶路,拾阶而上,我们当然也很想去游走一番。看到还在广场中的忙呼的小惠,终于放下了举在手中的相机,我们就连忙招呼她,一起向左边的山道走去。“入乡随俗,我们也在这里,走一次山吧!”大姐一边说着心里想的,一边让自己的女儿引路,走在上山道的最前面。当我尾随着她俩,也踏上了小山道时,才发觉:看上去并没有多高的小土坡,脚下的小路,却还显得有点陡峭。

    一定是被太过高大的柏树王,迷惑了对山岑高度的估计!我在心里嘀咕着:想不到,竟能有这样的大树,硬是把身边的小山包都给比了下去。想到这里,竟情不自禁的独自笑了起来。

    山间小道边上,景色绝好。到处都长满了柏树王的千年后代子孙们。当然,也有极少挤在中间凑热闹的其它树种,只是和老、中、幼几十代的柏树们比起来,那些杂乱树木的个儿,实在是太小了。就好象普通公园里,小草和大树的比例一样。上山坡的路上,看不到能和柏树王比美的大柏树。

    可成片的柏树林,却有好几个。这些成小林子的柏树,虽然没有几千年的树龄,可几百乃至近千年的时间,一定是有的。因为,它们都和自己的老祖宗一样:保护自己的外树皮,裂开了又裂开了;主树干上的叉枝,已经长成了别致的双身树干,就象天生的连理枝似的;有些树干的中间部分,已经干枯成空。这些形状各异的树洞,小的,足以让中、小动物们做窠筑巢,大的呢?看到有一个,尽可让我们这些身型不太肥硕的游客,走到里面去躲避日晒。

    看到有人靠在空树洞边上照象,小惠很有兴致,建议大姐也到那里留一张影。可惜的是,老天爷不作美,上山坡时,就已经开始的蒙蒙细雨,此时竟然变得很大了。大姐撑着伞,走到树洞旁,见大树洞的里面,在滴滴答答的漏水,就打消了照相的念头。离开大树洞不远的山顶尖下,有一座小巧的翘角凉亭。见雨滴落得很密,我们就走进了亭内避雨。可能是走到这山顶上来的人,太为稀少的缘故吧,亭内的水泥地上,铺满了一层厚厚的落叶;亭栏上,也积满了灰尘。站在亭内,俯瞰四野,远处是低洼的平地,稀稀落落隆起的土丘。不过,无论其地形怎样的高低起伏,全部都被绿色覆盖着,却是一样的。这样的颜色,让我竟有点忘了,自己是身在西藏呢!细细比较,脚下这个被大小柏树掩复的小山岑,好象要比近远处见得到的那些山丘,高度要大一些,范围也宽一些。

    不知是近大远小的作用,还是实际就是如此。只有高度的优势,应该是可以肯定的了。因为,我们用来避雨的亭子背后,就是一堵陡峭的崖壁。崖上虽然也挂满了绿色,却没有一点可攀爬上去的痕迹。而且也无法从亭外,看到它的顶端。单凭这些,也可知此山头,是近范围内的一个高点。令我奇怪得有点想不通的是:在视野之内的这片土地上,所有的平地、山丘都算上,竟只有我们脚下的这一个大山包上,长满了大大小小的几十代古柏树。而其他的地方,基本上是一棵也没有。就是在“巨柏林”这个山头隔壁,那个相邻的山包上,也毫不例外的,没有一棵相同的古柏树,生长在那里。想起进园门的时侯,验票的园林管理员,曾经介绍过这个情况。当时听在耳中,心里却并不太相信,以为他们在“老王卖瓜,自卖自夸”。
哪里会有这样的怪事,又不是人工栽种的人造林。就算是人工种的,跨越了几千年的时空,还能不伸展蔓延嘛?可现在,我们相信了。因为眼前的事实,证实了管理员的话。不信就是无视实际存在了。

    世间的很多事物,或许就是这般的蹊跷和无可理喻。就如眼前的这一片“巨柏林”。它是这般的“空前绝后”,这般的“傲世独立”,这般的“于众不同”,这般的“绝无仅有”......总之,一切形容特别的词句,用在它的身上,都不算为过,因为它实在让人感到太“特别”了。

    而且“特别”得让人无法说清其原因和理由:凭什么在同一块土地上,惟独此处,可拥有几千年前存活到今的“活化石”,而只在百米之外,却一点都没有了呢!然而,也正是这独特土地的存在,让我们感受到了地球的魅力,自然的魅力,山河的魅力,及我们现在生活的魅力。这些魅力,赋予了我们一种想极力追求的心态。并用这样的追求,去对待现实生活中的一切机遇:无论是顺利还是逆阻......从而,有了生活的目标。心中的“胡思乱想”,当然没有让我一双带有近视的眼睛,停止“工作”。透过雾气蒙蒙的雨幕,我发现了亭子一边的柏树林里,那一簇簇挺拔茁壮的柏树丛中,躺着一棵造型别致的枯朽柏树干。这棵枯朽了的死亡柏树,从外型上看去,至少也有几百年的柏树龄。

    生长茂盛的柏树林中,因为它的卧地,形成了一幅“病树前面万木春”的诗情画面。无从猜测,这棵病树,是怎么会卧地不起的。之所以称它是“病树”,是我武断的结论:它决不是“老死”的。不想用“老树”这样字眼,来为这棵已经倒下的柏树“定论”。不只是由于其树的枝杆依旧遒劲,更是因为,在这片有着几千年树龄的巨柏林中,这棵倒下的柏树,根本算不上是“老字辈”的。然而,它却倒在了“老字辈”巨柏的前面。

    密集的雨滴,很快的就稀疏了下来。林芝的天气,相对于整个少雨的西藏地域,有着明显的差别。难怪在这里,总是能让人忘了是在西藏。从小亭里出来后,再沿着不重复来路的石阶走,前面的山道,已经是下坡路了。由于雨水的湿润,再加上山道石阶的不连贯,在一些坡度略陡的地方,我们不得不小心翼翼的“横向”行走,以防脚下打滑。有时还不得不依附一下小路边上的树干和树枝,用以借力。这一来,自然是更成全了我们和大树的亲密接触。只下了几米的山道,我就发觉,这一边小道两旁的树木,和上山时,在道旁见到的柏树林,有所不同。眼前基本上没有了一丛丛的“树林”,代之而有的,是一棵棵能够和“柏树王”比美的参天古柏。这些古柏,每一棵占地面积都很广,可以达到一片小柏树丛的全部面积。

    只是由于它们都太过高大,而周遍又没有可供我们进退的"空余"地方,来调节镜头的远近。所以,我根本无法为它们之中的任何一棵,留个“半影”。无可奈何的我,只好惋惜的放弃拍摄的念头,低着头,小心谨慎的踏稳脚下的泥路。为了防滑,我的大多数落脚点,都是踏在老柏树暴露的树根上的。正亦步亦趋的下行着,忽然,不知哪根神经被点了一下,竟发现:“柏祖宗”们那盘根错节的树根,不仅能帮我摆脱下山路滑跤的困境,而且,还能当作树雕艺术品一般,让人琢磨观赏。当我从一棵大树的根部离开,脚踏在另一棵树根上,再回头观望那帮助过我的完整树根时,一种形态各异,遒劲苍老的美感,让我不由得又一次的把装进肩包里的相机,拿了出来。一棵棵纵纹清晰,须根粗壮,伸屈有形,又交织重叠的古巨柏的根部,进入了我DV的锌片,同时也印入了我的脑海。

    现在我根本不用借助任何地形的帮助,就随意的把我想要的部分摄录下来,而且形态真实明晰。不过当我把留在液镜面里的画面,和现场的树根对照时,还是觉得镜头太小了。“柏祖宗”们所“霸占”的底盘,实在太大了。即使用我镜头的对角线,也不能把延伸到很远的柏树须枝,全部放入镜头,所以还是只摄下了树根的“主体”部分。不过,我已经够满足了。一看到这样的树根,就会想到此树的高大程度。听人说,“根有多深,树有多高”,真是如此嘛?那么,只要看到我拍摄下的大树根,就一定会想到这是棵千年的“老寿星”柏树了。

    无法留下你的全影,我就留下你的根基。用同样的理念,我为一路下山时,所见到的每一棵“化石树”,都留了影。合计一共是四棵。综合四个镜头,虽然是同种类的柏树——喜玛拉雅古柏,可每一张树根照,都有个性的差异。姿态的各自千秋,尚且不论,就连树根外皮和木质的颜色,竟也有明显的不同,这就又不能不令我惊异了。

    这些古老柏树的根须,在数千年的生长过程中,已经和长寿的大树一起,吸收尽了天地中的日月精华,所以从外型上看,早已不是我们平日所见的那种一丝丝,一屡屡的须根。

    这些古柏的根须,每一根都象小树干一般粗壮。十几乃至几十棵的小树枝干,交织,扭曲,挤压在一起、就堆砌成了一个硕大的古树根部。而这大树根里的每一个“根枝须”,又各有自己的形状,模样和特点,根本没有两根枝须是一样或相似的。而根枝和根枝在彼此的交织之中,又会产生各自样式的组合,从而出现一个新的形态。由于“粗根须”在扭曲挤压中,会出现“空隙”,久而久之,这样的空隙,就变成了树根中的“树洞”。只是这种树洞,不是因树身木质的“老化”,“腐朽”出来的;而是“根枝须”在生长的过程中,“组织”出来的。所以根部的“树洞”里的洞壁,没有一点朽木,个个都显得相当结实紧密。

    煞有兴致的一面下行,一面拍摄着一棵棵造型各异古树根,还把记录着各棵古树身高和“胸围”(直径)的铭牌也一起带进了镜面里。

    从“注册”上知道,这几棵古柏的高度都在五六十米,相当于大城市中的十几层高楼房。直径都在近二米左右,至少得四五个人,才能手连手的围抱住树杆。能有这样巨大的长寿柏树王来为林芝的“巨柏林”支撑着门面,能不招揽来全国各地的游客,到此一走吗!

    沿着“巨柏园”的山间石阶,走了一边完整的山。当离开山岭上最后一级石台阶时,那棵被誉为“柏树王”的古柏,又屹立在了我们的眼前。只是一瞬间,我没认出他的模样,因为这时的“树王”,向我们展示的,是它的另一个侧面。

    弄得我错以为,是又一棵未曾谋过面的古柏了。于是,就又多了一张柏树王的树身照。不知怎得,那满身皱纹,疤痕和“创伤洞”的“丑”样,放入了我的镜头里,竟会成为一幅那么有魅力的画面。真是不可思议。其实,世界上的美和丑,都是相对的。心境不一样,美和丑的标准也不会一样。境由心造,这种生活中常见的哲理,在巨柏林的参天古柏间,又得到了一回证实。

    又回到了“柏树王”前面的小广场上,看到一对藏族夫妇,正在广场边的小卖部,为自己的小女儿选租林芝地区的藏服,用以拍照,留做纪念。

    他们自我介绍,生活在后藏,家在日喀则地区。这次丈夫来林芝开会,妻子和小女儿,就一起来林芝旅游。她们也是第一次来到林芝,所以这里的一切,都让她们感到新奇。交谈间,又让自己长了不少知识。知道了:即使在西藏,不同地区的藏服,也是有差异的。所以,只要认得每个藏胞身上的衣着,就能够知道此人的生活区域。这样的风俗,如不是有缘遇上这对爱美的母女,是不可能在这个时候知道的。看来:读万卷书后,还是需要行万里路的。不然就无从得知许多书上没有些禁区的知识。

    趁着这还没有上学的小女儿,穿着林芝的“坎肩袍”,到柏树王的石牌前,站着照相时,我也随在他父亲的相机背后,拍下了她可爱的小模样。

    不用担心他们会抗议:我侵犯了他们女儿的肖像权。就因为高兴我和小惠,也拍摄了他们可爱的小姑娘,在返回林芝的时候,我们没有另外“打的”,而乘坐了他们自备的小车,和他们同行了二十分钟。这让我又一次的感受到了藏族同胞的热情和淳朴。

巨柏林相关问答

  • 问:西藏有哪些比较盛大的节日?
    答:西藏的节日很多,细数下来,有八九十个左右,但很多都是比较小的节日。盛大的节日主要有藏历新年、雪顿节、萨嘎达瓦节,其中雪顿节最热闹也最有观赏...
  • 问:巨柏公园有什么看点?
    答:从拉萨八一镇到林芝县城的公路边上有一片面积为130多亩的土地,上面散布生长着数百棵具有将近千年历史的古柏。而在其林木中央甚至有一株十几人都不能...
  • 问:徐州去西藏的火车票价格是多少?
    答:徐州去西藏的火车票价格具体硬座是360元、硬卧720元、软卧1144元。因为从徐州到西藏路程遥远需要从02:15出发坐到第三日19:44才能到达,一...
  • 问:拉萨有哎呀呀饰品店吗?
    答:拉萨相比内地来说,可能饰品店会少一些,但是哎呀呀还是有的,比如在巴尔库 路上面有一家,但是相比内地的哎呀呀,这边的饰品的价格会比内地的高一些。...
  • 问:从拉萨到纳木错多远?过去方便吗?
    答:从拉萨到纳木错250公里,左右,如果不是自驾过去,不是很方便,没有专程的大巴或是公交过去。需要自己租车,所以除了拉萨市内,去西藏旅游观赏其他...
  • 问:拉萨哪里的早餐比较好吃?
    答:冬天的时候,拉萨卖早餐的地方一般就会很少了,天海菜市场有很 多卖早餐的地方,比如,鸡蛋饼、豆浆、油条、面饼、面食等,那边的豆 浆一般很正宗,它是用...

微信WeChat线上咨询


中国西藏旅游攻略网微信

Line线上咨询


中国西藏旅游攻略网Line

快速提问


你的旅行想法:
旅行日期:
旅客人数
(年龄在12岁以上):
年龄在2-11岁之间
年龄在2岁以下
姓名:
  • - 性別 -
  • 先生
  • 女士
即时通讯:
  • - 应用-
  • WeChat
  • Line
  • WhatsApp
  • Skype
电话:
* 邮箱:
正在提交中...
24小时内回复
您提供的上述信息将被谨慎地用于旅游安排、旅游创意交流或其他必要的目的。我们永远不会把你的信息卖给任何第三方。

为什么选择我们

  • 24小时内回复

    个性化旅行建议

    报价单

  • 100%定制旅行

    满意保证旅行计划

    灵活出行日期

  • 无忧假期

    私人导游和汽车

    全天候客户服务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