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西藏旅游线路
西藏旅游线路 川藏线旅游
西藏精品线路推荐
西藏日游线路推荐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 羊卓雍措,给我恬静、柔美的遐想!

    之前在蜂窝里看到过这条柔美的蓝腰带,着迷了很久,出发去珠峰,第一天的行...

  • 日喀则历史

    日喀则历史上后藏的政教中心据说莲花大师曾再此地修行讲经。...

  • 那曲简介

    那曲镇地处西藏中偏北,唐古拉山和念青唐古拉山之间,是西藏北部最大的城镇...

  • 西藏拉萨简介

    拉萨是西藏自治区的首府,具有1300多年的历史,位于西藏自治区东南部,雅鲁...

  • 千年无边-桑耶寺

    走山南地区,桑耶寺就不得不去,桑耶寺(藏语:bsamyasgtsuglagkhang)又名存想寺...

  • 向往西藏那片蓝天 

    在拉萨待了3天,留下了许多遗憾,比如没有看到传说中的辩经,到了哲蚌寺的...

跨过“生命的禁区”,奔向“希”望和“信”仰

11天的高原行,一座雪山,2座城市,2个寺庙,1段旅程,1次征服与被征服,1个答案……

  前言

11天的高原行,一座雪山,2座城市,2个寺庙,1段旅程,1次征服与被征服,1个答案

很偶然的一次机会,获得了这次希峰体验的机会,跟着新西兰的探险公司做了半年的训练,从中深切的体会到和国内的雪山探险公司还有现行的登山制度相比,为什么作为一个岛国,境内只有海拔3700米的库克雪山的新西兰,却是一个登山强国大国,可以一代又一代的走出希拉里式的人物。

因为注册满额的原因,我们的队伍原定于6月登山的计划不得不提前提前再提前,所以本次登山,从性质上来说依然是商业登山,但是从一开始来说,就有了更多的冒险的因素,之后的登山过程也多次印证了这点。

D1:

下午3点半,飞机准点到达拉萨贡嘎机场,前来接机的是西藏当地圣山探险公司的员工,根据之前训练的情况,结合低压氧舱中的测试数据,我们5名登山队员集合拉萨的时间是不一样的,“老江湖”们已经在之前的一周到达大本营(以下简称BC)去做环境适应了。做为队伍里最菜的新人,状态持续性最不稳定的我,领队拉塞尔,体能教练海顿给我制订了“1+1+2”的登顶计划,根据这个计划,我是全队最后一个到达高原的人。

在机场,接机的朋友给我戴上了哈达,然后直接把我接到了下榻的西藏饭店,在饭店,我见到了在这里等我的队医孔塞尔,一名翻译还有我的高山协作,夏尔巴人达旦,简单的寒暄了几句,想想和北京几个朋友的约定,回到房间之后放下包,直接去了一趟八廓街,在街后的一家银店,拿回来了几件之前在北京就已经预定好的银饰。

晚上吃饭之前,孔塞尔又给我简单的做了一个体检,主要是心率和血压,吃饭的时候我的高山协作达旦向我提问,所有的问题都是和登山相关的,我向他详细说明了我现在的状态,还有我的一些个人习惯。晚饭之后圣山公司的一个员工给我拿过来一个笔记本,叫我看一步资料片,60多分钟,也是介绍登山知识的,涉及希峰我们要爬的这个路线中的一些注意事项,高山病的识别与紧急处理办法还有遇险的一些求救和自救知识,之后我才知道,这个60多分钟的资料片就是圣山公司在自己的项目介绍里,所说的培训。。。这和我之前在北京新方提供的详细到每天的体能训练计划,还有每周的训练测试相比,只能说,圣山做为国内最好的雪山探险公司,对于商业登山服务的理解,和传统的登山强国新西兰,美国,意大利相比还差的非常的远,毕竟国内的商业登山是从03年才开始兴起的,之后需要去做去完善的事情,太多了。

晚上9点多,我这个夜猫团成员就早早的去睡了,明天要赶一整天的路呢。。。

D2:

一早就从拉萨出发,现实驱车到达了日光之城,日喀则,远远的看到了扎什伦布寺。从日喀则经过,到达定日,然后BC,与先期到达人员会合。

今天路上有点累,坐了一天的车,而且出了定日县之后,路就很颠簸,不过好在没有出现任何的高原反应。

到达位于海拔5100米的BC,放好东西,迫不及待的跑到BC周围走了走,第一次来BC,周围所有的一切对我来说都是新奇的。

最惊艳的是晚饭,高山厨师的手艺绝对不是盖得,比我在拉萨吃的美味,hoho~~大爱Pizza!!

晚饭之后大家全体在主帐周围开了一个小酒会,主要是互相认识,营地里热热闹闹的好几十人,在当地藏族向导和驼夫的带领下,我们一起跳起了锅庄。

D3:

一大早,跟着浩浩荡荡的牦牛队达到位于海拔5700米的前进大本营(简称ABC),到达ABC之后,拉塞尔叫我们和各自的协作一起去做适应性爬行,顺便在冰塔林入口处建立一个放鞋处,方便正式攀登的时候用,由于我执行的是“1+1+2”策略,所以在其他人都和自己的协作往返1号营地(简称C1,C2,C3)做适应性爬行的时候,我和我的协作达旦还有几个藏族驼夫只是在营地边上徒步走了4个小时,主要是让达旦适应一下我的步伐和节奏。本来我们带着哈达和一些干果,想要去山鹰社因雪崩遇难的5鹰的玛尼堆祭奠一下,但是到了地点,发现连玛尼堆都已经找不到了,就更别说铭牌了,在藏族向导的带领下,我们在大概的位置重新堆了一个小玛尼堆,献上哈达和干果,愿他们的在天之灵可以得到安宁,不知道在天堂有没有山可以爬。

祭奠之后,我们就返回营地了,天色见黑的时候,坐在折叠椅子上吃着美味甜甜圈的我,远远的看到了大部队陆续返回的身影,30多人的队伍,拉的很长,很壮观,哈哈,一晚饭的时间都是队员老杨他们兴奋的讲述着冰川的美丽还有雪线之上的感受,晚饭之后,气象观测员拉斯带来了最新的云层图,对比白天观察珠峰顶上的旗云,最后决定,明天开始正式登山。

我本来以为我会很兴奋,但是倒是这个时侯心情却是一点波澜都没有,很快就死死的睡了过去了,据说队员沙昊兴奋的一夜未眠。。。

D4

早上8:00就被营地大管家齐嘉大呼小叫的喊了起来,早饭依然丰盛美味,吃过之后,大家围坐在一起,根据藏族的习惯,举行了祭山仪式,抛青稞,抹青稞粉,跳锅庄。

藏民相信万物有灵,希夏邦马也是一座神山,传说她是一位美丽的女神。她左边尖尖的山峰摩拉门青是她的丈夫,在她的对面几十公里的地方有一座黑色的金字塔状的不知名山峰,但是缺少了金字塔的塔尖。是希夏邦马的情人,传说摩拉门青性格暴烈,去找那位“情人”决斗,结果两败俱伤,自己被“情人”捅了一刀,肚子里的肠子流了出来,形成了巨大的冰川;一怒之下把那位“情人”的头砍了下来,于是那“情人”便成了无头山。

当山鹰吃掉我们抛洒的青稞祭品之后,整个祭山过程顺利结束,圣山已经敞开了自己的大门,做好准备迎接我们这群外来之客了,半个小时之后,全队开动,一行20多人浩浩荡荡的向着C1营地进发,在冰川带攀冰,我落到了最后,即是因为昨天没有来熟悉地形,也是因为之前一直没有也没有去刻意拉开自己的状态,所以今天的路程对我来说,从一开始就是很苦难的,在达旦连拖带拉之下,终于跌跌撞撞的穿过了冰川,上到雪线,这个时侯前队都已经完成了C1营地的搭建,开始埋锅造饭了,等我气喘吁吁的晃悠到位于海拔6300米的C1营地的时候,天已经快全黑了。。。

刚进营地,就发现气氛不太对,一打听才知道,沙昊被发现出现了高山脑水肿的症状,所以他不能再继续攀登了。明天要随几个驼夫一起下撤,他的希峰探险之旅就此结束了。。。

晚饭之后,拉塞尔找到我和达旦,询问我的状况,因为我今天的达到时间比他预计的要晚了2个多小时,鉴于沙昊出现的情况,他说他要重新考虑一下我的状态是否适合继续攀爬,说实话,这个时侯我心里真的没底,本来这就是一场赌博,因为的高山经验极度匮乏,无法很好的保证和保持自己的状态,所以才有了这个1+1+2的攀登计划,本来是希望用“以赛代练”的办法,利用之前的这段攀爬来拉出状态和节奏,但是现在来说,效果不是很好,我目前状态的调整不足以达到登顶的要求,我们用了半小时分析我目前的状态还有以后的对策,老杨这时候给我提了不少好的建议,最后决定,鉴于我还没有出现高山反映,并且明天的路程相对比较短,也比较安全,所以明天继续尝试性的跟队走一下C2。

D5


昨天睡得还行,但是有点微微的头疼,看来高山反应有点开始了,但是之前做过相关的训练,对这种情况也算有准备,没啥大问题,早上起床,第一波去建营修路的队伍已经在向导扎西的带领下出发了,沙昊也要和5人一起下撤去ABC了,送走红着眼圈的沙昊,我们一行12人踏上了去往C2营地的路。

高山的天气,真的是说变就变,出发前还是晴空万里,微风习习的好天,没过多久就骤然变天,云层遮住了太阳,气温直线下降,风力增大到了5级左右,呼呼的大风夹杂着雪粒噼里啪啦的打在我的护目镜和身上,脚只要一踩地,瞬间就会雪死死的埋住,感觉比昨天的路还难走,而且因为散雪太多,走不了几步就不得不挺下来清理一下冰爪里堵塞的雪,不然打滑滑坠可不是闹着玩的,在海拔6700米左右,我超过了老庄和他的协作,在我经过站在风雪之中呼呼气喘的老庄身边的时候,他用手拍了拍我的肩膀,然后摇了摇头,我明白,这对于他来说意味着什么,随着今天上午沙昊的离开,老庄也到达不了C2了。。。。

风雪在肆虐了近1个小时之后,突然就风止云开了,高山上的气候就是这样变化无常。风小了之后一切就比较顺利了,今天我爬的不错,在关门时间之前,我和达旦到达了位于海拔6900米的C2营地,这时候的拉塞尔已经知道了老庄下撤的消息,营地里一片沉默,晚饭之后,拉塞尔再次来找我和达旦,确定我的状态,说实话,我还没完全找到自己的节奏,这一段不长的路,虽然遭遇到了坏天气,但是我走的并不上道,速度也不行,节奏也不行,只是相比昨天而言要好些了,拉塞尔告诉我,之后的2天会是最困难的,因为海拔上到7000+了,一切都不一样了,并且山势也会变的陡峭,路要比这两天走的都要艰难很多,最关键的是,从这里开始,我们不再有提前建营的先头队伍,因为C3营地的建立地面积很小,不能容纳太多的人和帐篷,这就意味着,不但明天的路会更加难走,而且每个人的背负都至少要比之前多5-10公斤。明天的路程对我来说一切都是未知,我到底何去何从,拉塞尔说,给我半小时考虑。。。

在帐篷里,我和达旦用着都不标准的英语加手势聊着家常,他告诉我他的家庭,他的4个孩子,他的梦想,他的几次遇险经历,还有他第一登山时的遭遇。是啊,都到这里了,我的身体状态还凑活,虽然不是最好,但是也远没有到放弃的地步,就算路再难走,背包再重,不走走怎么知道呢,末了达旦用一个坚定的眼神打消了我最后的顾虑,怕啥,就算半路上我真的不行了,只要有他在,这个3次登顶珠峰,1次登顶K2的夏尔巴协作,只要我还能自己走动,他就一定会有办法把我弄下来!!奶奶个熊的,上!我要登顶!!

D6:

今天的任务很重,还要准备明天凌晨的冲顶,所以我们一行人很早就出发了,这次队伍只剩下了10人,拉塞尔和扎西,3名协作,老杨,施姐和我,还有2位藏族协作兼摄影罗布顿珠和白玛仁次。

上了海拔7000米果然完全就不一样了,之前隐隐的头疼,瞬间变成了撕开头颅般的剧痛,心率再也不能保持平稳,随着呼吸越来越急促,感觉自己整个心脏就要从我的胸腔跳出来一样,无论张多大的嘴,多么用力的深呼吸,肺里依然是燥热堵堵的感觉,差不多是走3步就停一步,背后的背包每走一步都感觉重了一点,就这样好不容易熬到了海拔7100,达旦终于帮我拿出了氧气面罩,打开阀门,流量最小。。。

氧气。。。有生以来第一次体验到了这东西的美妙,在这里它就是最好的兴奋剂和止痛药,随着氧气面罩里源源不断的氧气供给,冰冷的手脚开始变暖,头也不难么疼了,心率可以稳定下来了,感觉背包也没那么重了,脚步开始变得轻盈,每一次蹬踏感觉都比上一次更加有力,速度不自觉的加了上去,哈哈哈哈哈,终于熬过来了,状态和节奏拉出来了,来的刚刚好!8012,等着我,我来了!!

这是这几天我走得最舒服的时刻,渐渐的,施姐出现在了我前方的视野里,渐渐的,我超过了她,渐渐地,老杨也走到了我身后,渐渐的,我站在了修路的拉塞尔和扎西身后,拉塞尔回身看到我的时候,高兴的手舞足蹈,对于我状态的回归,看得出来,他和我一样的兴奋和高兴。

很顺利的翻过岩雪地带,到达了位于海拔7500米的C3宿营地,这里真的小的可以,最多放4,5个帐篷就是极限了,顺利的扎好营,达旦和扎西开始烧水,准确的说是烧雪,哈哈,我则安安稳稳的带着氧气面罩在帐篷里休息,这里我犯了一个小错误,因为脚后跟有点疼,我决定脱鞋看看,果然是磨脱皮了,哎,新鞋就是不爽啊,脱鞋不是问题,问题是穿鞋,袜子,两层的高山靴外加冰爪,裹着厚厚的羽绒服,戴着氧气面罩,一个人在那里折腾了半个多小时才穿好。。搞得一脑门的汗。。囧死我算了。。。达旦则在一边坏坏的看着我像一只笨狗熊一样的在帐篷里摇来摇去的穿鞋一边喝着热水嘿嘿发笑,这孙贼。。。

晚饭,吃了点干粮,在各自的帐篷里,拉塞尔用手台开了最后一次说明会,我们准备要冲顶了,但是有个坏消息,拉斯在卫星云图上看到有一片云压过来了,估计20多小时之后会到达我们头顶,也就是说天气最晚会在30小时之内彻底变坏,而且在这之间,可能还会时不时的遭遇到我们走C2时候遭遇到的短暂恶劣天气,所以,我们登顶的难度一下子就增加了很多,这时候扎西和两个藏族协作的意见是放弃登顶,赶在变天之前下撤,安全第一,拉塞尔想要听听我们几个队员的意见,最后讨论的结果是,冲顶还是有机会的,既然都到这里了,就上吧,本来就是半探险队,不是纯的商业队的,有点危险,但是由之前的训练做底子,相信我们是可以扛过去的。

最后形成了决议,继续上,但是为了争取时间,原定凌晨3点出发改在1点出发,登顶的关门时间由原来的上午10点提前到8点,最后还有几个小时的休息,说实话,海拔上了6500米之后,睡觉就不能恢复体力了,体力都是在一点点的消耗着,所以尽快登顶也是最科学的方式。会后我吃了1包饼干,一块能量棒,喝了点热水,就去迷瞪了,半睡半醒之间,听见达旦和罗布轻轻诵经的声音萦绕着整个帐篷。

D7

凌晨0点半,开始全员整装,留下白玛仁次看营做接应,其他人轻装冲顶。云层之上看星星,真的很美,不过好景不长,出发了1个多小时之后,遭遇了一个很恶劣的天气,气温骤降到了零下50度以下,风力最大达到了8级,在陡峭的坡面上,大家被吹得东倒西歪的,情况十分危险,在拉塞尔的带领下,原地做起了雪坑,把自己固定起来,免得被风吹下山去。就这样死扛了40多分钟,风力渐渐小了下来,看着从雪里探出来的一个个小亮点(头灯),感觉也挺好玩的。

好了,风小了,气温也上去点了,吃点补给增加点热量,抓紧时间赶路,我走在达旦的身后,踩着他留下的脚印,就这样一步一步的向着顶峰靠拢,一路上全是都陡坡,有的坡度都超过70度了,看着扎西和苏尔亚就这样在前面修路打绳,心中涌起了一股莫名的感动,可惜我的手里没有相机,真的很想把那两个忙碌的背影永远的纪录下来。

随着扎西和苏尔亚完成最后一段的修路,我们终于来到了这里,海拔8012米的希夏邦玛中央峰的峰顶,因为峰顶的平台比较小,我们只能轮流上去,不过这时候发生了一件很杯具很杯具,或者说是餐具的事件,我们造雪坑的时候,罗布拿相机给我们照相之后就忘记了关机,在这个高度和温度下,即便是待机,电池的电量走的还是飞快,当我们到顶之后,只拍了3张风景照相机就再也不能开机了。在顶峰却不能留念,这个真的太TMDOOXX了,我们还要赶时间下山,不可能叫留守C3的白玛带电池上来,拉塞尔双手一摊,做了一个很无奈的动作。就在这个紧要时候,哈哈哈哈,康夫立大功了!!我突然想起来,我背包的夹层里,有我的手机!!于是在达旦的帮助下取出了手机,能正常开机,有电,咩哈哈哈!!!来吧,我们幸福的咔嚓咔嚓吧。。。虽然画质不好,但是总算能拍照了,偷偷看一下边上的拉塞尔,我想在眼镜和面罩之后,一定是这家伙既无奈又庆幸的表情,想想,哪个白痴会没事儿把手机带到这个海拔高度呢,我们过了定日就再也没有信号了,但是我就是这样的白痴,哈哈哈,好吧,我承认,我的确不是有意为之,只是在定日把手机放进去之后就忘了这个事儿了,到了大本营也没拿出来,就这样一路陪着我上到了山顶。。。。

9点左右我们开始下撤,今天的目标是直接撤到c1,明天回到BC,出发了,还有更危险的路程在等着我们。当我下到第一个雪坡的时候,回身看见老杨跪着面对着珠峰的方向深深的拜了又拜,我想这就是一个山者最真实,最率真的抒发对山的敬仰之情吧。

开始下山还是比较顺利的,借助升降器,速度也不错,只是路上,施姐因为控速不好,发生了一次滑坠,最后冰镐都不能有效减速,只能死死抓住保险绳才停下来,把手套和衣服袖子都磨破了。

这里要说的一点就是关于商业登山的服务,就这方面来说,新西兰和美国明显是走在最前沿的,他们的服务的概念已经不再是仅仅包含在登山的过程之中,还包括了之前的训练和测试的全方位服务。就拿我们挖雪坑和使用升降器的熟练程度来说,扎西是无论如何也不相信这是我的第一座雪山,他直到在定日和我们分手,还是坚信我是忽悠他的,认为我至少有3座以上海拔6000+雪山的经历。。。

话说回来,我的噩梦从现在开始,我和达旦下山的时候,在海拔6600米左右,遭遇到数次流雪,其中的一次直接造成了我的滑坠。

当时我们已经接近了C1,处在海拔6600米左右一面岩壁边的落脚平台上换安全扣,在这里我犯了致命的错误,我本应该面对山峰的方向,用弓步姿势来换安全扣,而且是锁死一个再解开一个,但是那个时侯我却是直立着背对着山峰方向,呼呼的风声掩盖了流雪滑下的声音和在我身后达旦高声的呼喊。我就突然感觉自己像是被谁狠狠的推了一把,一下子身体后仰,脚冲前,头冲后倒了下去,还没来得及锁死的安全扣一下子就从保险绳里滑掉了出来,我整个人脱离了保险绳在一个角度30多度的雪坡上开始往下滑,随着下滑速度的增加快,被刚才突如其来的冲击搞得大脑一片空白的我已经明白了自己的境地。

“完蛋X!,滑下去了!!!”好不容易稳住身体之后,伸直腿,脚跟下压,一边用力紧贴雪面,腰腹带动臀部往下用力,尽力使自己贴住雪面的同时劲量让自己的脚跟往雪里压,尽量铲起更多的雪堆积起来做减速墙,但是速度还是没有控制住,滑坠减速最好的办法是趴过来,但是我手上两手空空,既没有冰镐也没有冰斧,滑倒的时候,一点准备也没有,我的冰斧应该正拖着链接绳在我头顶上方几米的地方和我一起下滑,我拿不到它。在现在这种情况下,翻身明显是不可能的,我现在这个速度如果强行翻身,根本就是不可能控制得住的,最后最大的可能就是变成翻滚,那样的话我肯定就死定了,只能想其他办法,最后想到了拉塞尔给我们讲课的时候说的倾角减速,我用整个左臂用力往雪里插,身体重新往左倾斜,使得身体成弓形半侧过来,身体逐渐斜了过来,速度因为身体与雪面的摩擦面积的增大终于开始感觉不再增加了,然后继续往下钻,用身前不断累积的雪做阻挡减速,当我整个身体转了大概45度左右的时候,我终于停在了坡面上。。。。谢天谢地,这个坡还不算很陡,雪面也有足够的厚度。。。

对讲机里传出来了达旦带着浑浊口音的英文呼喊,我在坡面上坐起身,拿出对讲机,告诉他,我身体没受伤,四肢可以正常活动,只是现在当不当正不正的停在了坡面上,目测了一下达旦和我之间的距离,垂直落差大概有60多米,达旦问我有没有可能自己爬上来,这时候我才发现,下滑的过程中,冰斧丢了,我告诉他,现在这个位置,徒手,我不可能爬的上去。于是达旦叫我待在那里别动,他叫救援。就这样,我在坡面上呆呆的坐了近半小时,冻得我浑身打哆嗦,最后拉塞尔,扎西,老杨和苏尔亚陆续来到了大岩壁边,准备组织救援,但是带着的绳子不够长,要去拿更长的绳子,但是那个时侯我已经冒着4级+的寒风,在零下10几度的温度里坐在雪里近90分钟了,身体已经开始出现了些失温的症状,而且眼皮也开始打鼓,感觉自己昏昏欲睡的,这和犯困完全不一样,自从上了海拔6000+,即便是睡觉,我也能感觉到自己的头在隐隐发胀疼痛,但是现在,浑身舒服,感觉很放松,头一点都不觉得疼,就想好好的睡一觉,这是该死的高山嗜睡反应,只要我眼睛一闭上,身体马上就会因为失温僵硬,不用多久我就真的不可能再睁开眼睛了。

我把自己的状况告诉了拉塞尔,我现在必须想办法热起来,不然,等不到救援到达,我就会被冻死了。拉塞尔,扎西,达旦和老杨在岩壁上商量了几分钟,然后拉塞尔告诉我2个方案,叫我自己选择,首先我的包里有一罐热水还有3包巧克力和一袋牛肉干,可以喝水吃半袋牛肉干和1包巧克力用来取暖,然后继续原地边吃巧克力边等待救援,救援大概会在1到2个小时之内带来足够长的绳子,还有一个办法,既然我自己爬不上去,那就自己想办法再往下滑,我身后继续滑行几百米之后,会有一个大概4米左右高的冰墙,冰墙底下是一条冰河,顺着冰河往西切几百米,就可以回到正确的下撤线路上。

我告诉拉塞尔我选择后者,我想我在这里坐着等,最快1小时之后绳子到了,打桩再下来人,至少也要用近1个小时,如果是这样,也许我还能得救,最糟的是万一突然变天,就像冲C2和冲顶的时候遇到的那样,绳子1小时到不了,气温再降,热水和巧克力也没有了,到了那个时侯就是再想下滑都不可能了,要是真的这样他们找到的可就真的是我的尸体了。。。我要自己下滑,走冰河回到线路上去。我要活着走下去,我必须自己救自己!在拉塞尔的3次确认和多次叮咛之后,他用一句“godblessyou,luckyboy”结束了我们之间的通话,我,开始了自己的自救。。。

下滑的过程很顺利,没有了冰斧,只能靠登山杖了,握住登山杖的下半部分,像滑雪那样杵在雪面上,坐在坡面上,用腿一点一点的往下磳,到了边缘,下面果然是一条很宽的冰河,我离它有4米多高,我现在只能徒手爬下去了,在边缘上往往返返走了好几遍,终于选好了一条爬下去的路,为了安全起见,我先把背包扔了下去,然后脱了羽绒服,把羽绒服也扔了下去,然后慢慢的顺着冰面上的突起,一点点的爬了下去,谢天谢地,我的冰爪没掉。。。不然我就只有跳下去了o(╯□╰)o。。。

到了冰河上,赶紧穿好衣服,然后再吃掉一块巧克力,背上背包,还有几百米,拐过去就回到安全的线路上了,现在我要当心的是冰缝,我是在冰河上,脚下的薄冰层下有没有大裂缝,谁也不知道。。。就像排爆工兵一般,用登山杖一边探着路,一边慢慢的往前踱步,冰河上,仅可见的大大小小的冰缝就有密密麻麻的十几个,胆战心惊走在冰河上,又经历的一次心跳,左脚踩碎了薄冰,踩出了一个直径半米左右的冰缝,左腿完全陷了进去,还好只是左腿进去了,不是整个人掉进去了,拔出来之后继续走,拐过一个转角,就遇到了一路迎过来救援的拉塞尔,扎西和达旦,接到我之后,沿着他们来时的路,终于回到了安全地带。。。。

从这段之后,无论是用升降器下山还是慢慢噶悠着走,冰镐都不离手,并且把冰镐和保险绳,背包捆在了一起,换安全扣的时候也一定转身面向上山的方面,锁死一个再解开一个,就这样咬着牙硬挺着的下撤,实在是把我累坏了,幸亏冰河那里离C1很近了,到C1钻进帐篷直接歪倒在那里就动不了了,连坐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包都自己卸不下来了,饭也吃不下,头还是那样的疼,很累但是睡不着,隐隐约约之间,感觉有人帮我摘包,帮我戴上了氧气面罩,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迷瞪了起来。。。

D8

还在迷瞪中的我被达旦摇了起来,走出帐篷,身体还是觉得很累,天空阴沉沉的,刮着3,4级的风,看来是要变天了。上午我们一行人收拾好行装,接应人员昨天就到位了,身边一下子又是20多人了,热闹了起来,呵呵,孤孤单单的爬了几天,身边一下子有那么多人还真的是叫我挺高兴的一件事儿,有人帮忙,庆幸我可以轻装下山了,不过坏消息是我的腿有点酸软,看来我的兴奋期过去了,之前的48小时上山下山,搞得我体力严重透支,身体有点吃不消了。好在这一路的下撤难度相比昨天小多了。

在过冰塔林的时候下冰,我的腿已经吃不住劲儿了,只能用冰爪顶在冰面上,靠保险扣和手,一点点出溜下去。。。

下午终于安全到达ABC,ABC的营地也已经都打好包了,又见一排排的牦牛队,又闻到臭烘烘的牛粪味儿了。。。

天气越来越糟了,天上已经开始飘雪花,事不宜迟,马上出山,经过几个小时的嘎悠嘎悠,一行30多人安全抵达BC,BC的留守人员也已经打包收营在等待了,大家直接搬东西上车,晚上9点多安全抵达定日县县城和先行撤退的人员会合。

我的希峰之旅到此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

D9

一早和当地的藏族向导扎西等人互道“扎西德勒”和“洛萨尔桑”之后就分手告别了。我们驱车前往日喀则,路上老庄说起冬天的纳木错很美,而且可以看到冻海的景色,于是我们决定第二天去看看,当日我们在日喀则停了下来,我们一行人顺便去班禅的座寺看看,结果如愿见到了班禅在扎什伦布寺做法会,给教众加持布福,我们也凑了一个热闹,哈哈。希望今年能有好运~~祝大家和自己都扎西德勒。

D10

从日喀则出来,直奔拉萨,到了之后继续往北,前往纳木错,冬天的纳木错果然美的不一样,不过我依然是浑身肌肉酸痛,当晚返回了拉萨,明天下午就要回北京了,说实话,这十天可把我累坏冻坏了,我想吃火锅。。。

D11

上午去了一下布达拉宫,在门口呆了一上午,照了些照片,这回三过拉萨,一直都没时间来照相,下午就要走了,大昭寺也没时间去了,下次吧。。下次吧,我想,拉萨以后我是会常来常往的。。。

(本文转自马蜂窝)
微信
  • 价格保证同类产品,保证低价
  • 退订保障因特殊情况影响出行,保证退订
  • 救援保障旅途中遇意外情况,保证援助
  • 7x24小时服务快速响应,全年无休